我们需要什么样的评课?
  2007/4/30 9:11:51

      作为一线的管理人员,在日常的教育教学工作中,笔者有幸参加过各类研讨。但在研讨会上,我发现评课模式大致相似,都是"上课+专家评课"。与绝大多数教师一样,笔者也喜欢听课,更喜欢听评课。因为听课也好,听评课也好,都是一种交流,有助于寻找自己与其他老师的差距。但是,一段时间以来,在听完一些评课后,心里很少有一种兴奋的感觉。与身边的同行交流起来,大家普遍认为目前很多评课淡然无味。为什么会这样?笔者认为至少有以下几种原因:
   评课的内容太全面。我们都有这样的体会,当我们赋予一些东西太多功能的时候,这些东西往往什么功能都没有。每次研究课或展示课要研究什么、展示什么,应该说是非常明确的。但是,在评课的过程中,评课人常常要面面俱到:"在师生关系上教师体现了引导者和组织者的作用;在学习方式上采用了自主与探究相结合的形式;尊重了学生的个性……"内容太全面,反成了泛泛空谈。没有重点和侧重,如同一个总结会,教师们怎能喜欢听?
   评课过于客套。好的评课会使人眼前一亮,豁然开朗。通过上课,教师说教学设计、说反思,让听课教师了解为什么这样上;通过专家评讲,使听课教师明确这堂课好在哪里,哪里需要完善,等等。这才是评课的真正意义。可目前的评课,"你好,我好,大家都好"的现象不绝于耳,"不说好,不说坏,免得大家怪"的现象比比皆是。标签式评课弥漫于我们的研究中。评课远离了客观、真实,自然打上了浮夸的烙印。
   评课的声音过于单一。在各层面的研讨会上,评课人几乎都是专家、教研员,听课教师很难参与其中。记得北师大肖川老师曾说:"当只有一只夜莺在歌唱,其他的夜莺都被割去喉舌,那么再动听的歌也充满了恐怖;如果只有一位诗人在写诗,其他的诗人都被捆住了双手,那么再好的诗,也充满了撒旦的罪恶感。"评课应该是民主平等的互动,不仅是耳朵对嘴巴的事,不仅是专家动起来,更重要的是参加研讨的每个人都动起来,大胆发言,表达自己的所感、所想。
   其实,任何课都不会尽善尽美,因此评课既要评出课好在哪里,还要评出哪些地方有待完善,出现的原因是什么。笔者曾经听过一位青年教师的课,课上有这样一个环节:教师让学生轮流读"Z、C、S",其中一个学生总是发音不准,这位青年教师就不厌其烦地指导他读,花费了3分钟。课下评课时,我们就指出了这一环节,一是因为辅导一个学生,却让其他的学生等了三分钟,合适吗?二是学生发音不准,在众人面前一遍一遍地练,他的心里会怎么想,是否承受了巨大的心理压力?这位教师理直气壮地回答:"我在一次研讨会上,看到名师就是这样的。"其实,很多一线教师由于缺乏对教育的深度思考,由于还不具备很强的批判性思维能力,他们会把听的课作为一个样板或标准,会不加筛选地学习和模仿。这就要求我们的评课人能真实客观地评课,否则会误导很多人。
   期待"拔根式"的评课。现在很多的评课都是就课评课,点到为止,缺少深层次的剖析。例如,"教师注意了语言的感悟,她带领学生感悟、揣摩、品味了语言文字。"这样不痛不痒、缺乏深度碰撞,只知其然不知所其然的评课,教师到底能有多少收获?能促进教师的多少发展?"拔根式"评课,即评课教师能在评课的过程中与上课教师一起协作,说清教学的设计,说清这堂课在本学科、本单元中的教育价值……在这样的交流与碰撞中,引领教师从源头去认识、去理解,这样才能真正推动教师的专业发展。
   期待"多种声音"的评课。评课要想丰富并有效益,就必须允许多种声音的存在。评课是一种研究、一种学习,谁都有权利和义务参与进来,因而在评课的过程中应该淡化权威,让更多的一线教师走上评课台。也许一线教师评课并不到位,但是如果他们总是永不开口,那么我们永远不会确定他们的问题所在。也许有的人会说,我们给了听课教师评课舞台,可他们动不起来。其实,这种结果更需要我们反思,听课教师有没有带着思考来参与,听课后是否给了他们静思、讨论的时间。如果融入了听课教师的提问,融入了他们的真实感受,那么评课肯定会灵动、鲜活、丰富起来,受益者也会更多。

(最后修改:2007/4/30 9:11:51)

   

返回首页

版权所有: 湖北楚才技工学校 网站管理    
招生热线:(0715)8318529    8318559    13872170679  
联 系 人:周老师     学校地址:咸宁市咸安区宝塔街1号 邮政编码:437000

本站总访问量:网站制作:咸宁市必虎网络公司

咸宁信息网 咸宁论坛